龚氏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 | 官方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 > 名人 >
金融文学之坚守者——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龚文宣访谈录
日期:2020-04-29 14:39:39     字号: T | T      点击:
龚文宣:


 
 
    龚文宣,江苏响水人,曾在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总公司任职,现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。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文学评论等近300万字,代表作有诗集《太阳河》、散文集《读海》、长篇报告文学《爱洒藏东高原》和长篇小说《奔腾的灌江》(《新银行行长》)等,《新银行行长》为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中美文化交流项目,并授权美国出版公司在美出版。







 
《摘自金融文化》
    五月上旬,久旱未湿的京城连降喜雨。
    一个初晴的午后,我们如约来到西城区月坛大厦十层办公室,对一位老银行人、当代作家龚文宣先生,做了一次十分愉快的访谈。龚文宣先生是江苏人,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金融系,1993年从县农行调入农业银行总行,曾任秘书、副处长(主持工作),中国长城资产总公司副处长、处长、副总经理、总经理级监事长等职。他在业务时间里,勤奋笔耕,创作了二百六十余万字的反映当代金融生活的文学作品。龚文宣现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,兼任《中国金融文学》常务副主编。我们的话题还是从他那部广受关注、倍受好评的长篇小说谈起的。


 
李 晔:我是近期才读了您的长篇小说《新银行行长》,几乎是一口气读完,真有一种爱不释手之感。这是一部淋漓尽致的金融题材作品。
龚文宣:(笑)谢谢你!现在大家都忙,能够坐下来翻完厚厚的一本书,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 
李 晔:哈哈,是啊。受新媒体影响,现在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不过好书还是值得静下心来仔细品读的。从书中看,您对行长形象的刻画、命运的安排、艺术的描述及情节的把握,表明您对行长这一形象塑造是情有独钟的。
龚文宣:国家发展的如此之快,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业做出了巨大贡献。行业外边的人感觉不会那么深刻,认为是总体布局得好。不错,布局是大局、大方向,殊不知银行是玩儿钱的,也是做实体的,做细节的,细到每一分钱的亏盈损益。而行长,都是各级单位的主心骨、当家人,肩负重任,始终挺立于金融改革发展的潮头,含辛茹苦,或者说忍辱负重,国家和金融业能有今天,各级行长功不可没。这是我多年来最深的感受,也是我在众多小说作品中,重点刻画、塑造和描写的文学人物。比如《河与海的交汇处》《蓝色经纬》《金融岁月》《坚硬的老墙》《烟尘》《那片蔚蓝色的海》《硝烟》等,行长都是主角。
当然,包括无数优秀的员工在内,他们都是小人物,一辈子,酸甜苦辣,奉献青春、汗水,甚至生命。我作为一名金融从业者,一个写作者,没有理由不去书写他们,赞美那些默默无闻、英雄的金融人。
 
李 晔:您的小说,充满了一种正义、正气、正直的意蕴。
龚文宣:这也是我创作的基本理念。给人以光明与温暖,知性与进步,这不仅是一种文学理念,也是符合自己本身的审美情趣与文学意识。人家花钱买你一本书,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,那叫什么事儿呢。文学作品应该传递一种温暖,传递一个明亮的文学世界,呈现大众真善美,即诗意的美、伦理的善以及认知的真。所以,如你所说,我笔下的人物大多是充满正气的,即便是所谓坏人,也要给他一个干坏事的理由。
 
李 晔:在您走上文学之路时,您的家庭和周围环境对您产生过影响吗?
龚文宣:我父亲是一九四二年的新四军,之后在地方从事公安和行政工作。由于兄弟姐妹多,母亲早先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做了全职家庭主妇。我从父母身上汲取到的是忠诚、坚忍与善良的品质。而在写作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外婆。外婆小脚,一辈子食素,三十年代曾在上海纱厂做工,之后入了党。虽然一字不识,但她能讲出无尽优美的故事,这些美妙的故事同外婆一起陪伴了我的童年。
  我家乡位于江苏北部扬州、淮阴、盐城三市的里下河地区,属灌江流域,自古以来一直有着尚文的风气,也出了众多文学艺术大家,被世人推崇。家乡的故事,家乡的文学人物,三岁孩童也能信口拈来。好比一个家里爷爷是剃头的,父亲是剃头的,儿孙们也可能是剃头匠。文学环境的影响,于我也是。
我喜欢读文学类的书,从少年至今,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。现在每年也要读上二三十本书。有的书会重复读上好几回。其实,绝大多数人是喜欢文学的,我觉得应该属于一种天性,也是人类文明的密匙。文学与哲学、宗教并列为人类精神领域的三驾马车。哲学如同黑夜中的光束,照明了前行的路;宗教是寄托,是灵魂的港湾;文学则用来诠释世间万物之美。
不管是出于家庭及周围环境的影响,还是缘自个人喜爱,我少年时并没有做过作家梦。现在才明白,书读多了,自然而然就产生了创作冲动,去关注世界,关注人,用文学的眼睛去发现美,打开混沌的充满无穷想象的天窗,水到渠成。
 
李 晔:为了传播金融文学,您曾创办过《银海花絮》《金融作家》报刊。
龚文宣:《银海花絮》是1988年在江苏响水创办的,开始是刻钢版的油印件,后来改为四开版,由印刷厂印刷。现在看来虽然是一张稚嫩的小报,但还真的是金融系统第一份纯文学报纸哩。
在银行,要办成一件事,我们常说需要“权力推动”,特别搞非主业的文学艺术,离不开领导的开明。我悟出一个规律,大凡有艺术素养和文学鉴赏力的领导,大多是开明的,也会有宽宏的事业线。当年支持文学小报的是李峰林先生,时任县支行行长,后分别调任省行任国际部总经理和无锡市分行行长,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,但他却是苏州大学数学系的高才生。同样,时任农业银行总行工会主任的周继太先生(书法家,后任海南省政府秘书长、中国南方电网副总经理),也积极支持创办文学类刊物。
说到这儿,有一段插曲。
1993年,我在《中国城乡金融报》副刊做编辑。1994年,农业银行恢复十五周年,要组织一台庆祝晚会,马永伟行长将此任务交给了工会。搞晚会要先搭班子,一共四个组,选来选去,大家却让我挑大梁,担任晚会编导组组长。现在想来,应该是王祁先生推荐、继太先生拍板的。
 
李 晔:给您一次展示才干的机会。
龚文宣:其实,我虽有军队文工队专业的经历,却没做过舞台编导。不过,不会就学呗。当年农业银行有165万员工,包括现在农业发展银行、长城资产、全国农村信用社和银河证券部分,真的是人才济济,用一个多月时间就从十八家省级分行选调了八十多个节目,好中选优。编导组还邀请了央视孙小梅、陈铎当主持人。当年正月十四在民族文化宫进行了首场演出,动静挺大,反响不错。中央电视台也播出了实况录相。随后由马永伟、段晓兴、周继太等领导带队,赴北京周边省市巡演。巡演到天津时,继太先生笑眯眯地问我,你小子还真行啊,留下来吧,来办杂志。他总展着那标志性的善良敦厚的笑脸,说,我同高洪华(时任总行办公室副主任、报社社长)商量一下,请王文媛(时任副刊部主任)放人。就这样,我到了总行工会组织宣传处,处长是我敬重的老大哥王祁先生。
 

李 晔:您说的王祁先生是金融作协第一任主席吗?
龚文宣:正是。总行工会做了两本杂志,《职工之家》是内部月刊;《金融作家》公开发行,需要刊号,遂邀请了内蒙作家协会合办。当然不能说是我创办的,他俩知道了会发酸的(笑)。准确地讲,是在他们领导下我干了创办的具体工作。可惜时间不长,继太先生调任总行办公室主任,我同王祁老兄先后去了总行办公室和农业信贷部,此刊停办。
尽管时间短暂,但至少有两点对现今金融文学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其一是具有标杆性的,表明金融机构高层倡导员工业余文学创作;其二是将“银行人写银行”的创作理念上升到“金融人写金融人”,这是重要突破。
 
李 晔:这也是您在金融文学理论上的突破。
龚文宣:这是个常识。既然是金融作家杂志,就不啻局限于银行,还应该放大到保险、证券和非银行等金融机构。
 
李 晔:说到文学理论,您那篇《关于金融文学的几个认识问题》的文章,系统地阐述了当代金融文学的起源、孕育、发展过程,金融文学的基本含义及其特征、特点和基本要素,至今还没有见到这方面比较完整的论述。业内作家们比较一致的看法,这是您对金融文学理论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。
龚文宣:感谢朋友们对我的肯定与鼓励。早在二十年多前,我就写了一篇《试析金融文学创作的制约因素》(发表在《现代金融》1991年第5期)的文章,谈到了构建金融文学理论设想。
 
李 晔:文学理论基于文学创作,如同一块路标,引导创作实践。
龚文宣:一个作家是否具有文学理论素养,决定了其作品艺术含金量的大小。尤其是我们这帮行业作家,几乎全是半路出家的草根子,许多人不在意文学理论,总以为写出来就行。于是,就出现了即便你花了多少钱、印了多少本书、雇了多少媒体捧场,最终还是作品低级、自娱自乐。然而,科班出身的,特别是那些经过严格的文学训练及理论熏陶的草根们,常常能成为名家大师。有人会说,过去有不认识几个字的人,照样成了大作家的。是的,可你是否知道,多少人曾给他修改、多少次进修培训成就了他。文学理论不在作家的创作中,而是在作家的血液里的。
 
李 晔:您这么一说我理解了。所以您早就考虑构建金融文学理论了。
龚文宣:主观为自己吧。我在动笔《奔腾的灌江》之前,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思路,即用小说来回答什么是金融文学,并且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创作。尔后,依据实践做些总结和理论探索,整理了两万多字。2013年中秋节前,时任金融作协常务副秘书长的袁先行先生来到我办公室,他说要搞一次金融文学研讨会,陈炜主席希望我能带一篇文章参加。正好,我将此文在10月26日的研讨会上与大家做了分享。也正是那次,陈炜先生动员我兼任金融作协领导职务,主管内务,并强调这也是杨树润主席的意见。
 
李 晔:您不仅从理论上解决了金融题材创作的方向性问题,而且,您在文学创作、作协工作上也是成绩斐然,德高望重。因此,本期《中国金融文化》杂志准备将您作为封面金融文学的领军人物来做个专题报道。
龚文宣:别别!领军人物应该写写阎雪君先生,他是主席,而且文学成就很高,我只是副手。还有廖有明、庄恩岳、魏革军、李劲、付颀、王新荣等副主席,他们在机关单位多是局级领导,又对金融文学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。我顶多算个金融文学参与者、坚守者罢了。
 
李 晔:哈哈您放心,这些大咖们我们一个也不会落下的。
龚文宣:金融作协是中国作协体制内新加入的团体会员,尽管是个小弟弟,这几年却呈现出异军突起之势。伸延机构已经覆盖了全国省区市和主要行司,国家级会员七十多人,本级会员近千人,二级会员三千余人,本级八零后、九零后会员二百二十多人,获得国家级文学大奖、省级政府奖和各类专项文学奖的二十多人次,比如鲁迅文学奖提名奖、骏马奖、儿童文学奖、冰心散文奖、叶圣陶文学奖、金麻雀奖、紫金山文学奖、天山文学奖、黄河文学奖等,不仅含金量高、成色也重。
你们《中国金融文化》杂志是一份覆盖全国金融系统的大刊,应多多书写为金融作协奠基填土砌墙造房的人,比如陈炜先生、王祁先生,没有他们的坚持与努力,没有中国银监会和金融工会领导层的信任与垂爱,金融作协不可能有今天如此鲜活的景况。
 
李 晔:(笑)这是必须的,慢慢来吧。1991年您就是鲁迅文学院第七期青年作家班学员,1992年就在国家级核心文学期刊《中国作家》第5期发表散文作品,1993年出版诗集《太阳河》, 1995年加入中国作协,这在当时都是相当不容易的。2013年您的《奔腾的灌江》获得首届金融文学奖长篇小说一等奖,2014年又被《长篇小说选刊》刊载,随后国内出版,2016年出版社将其作为中美文化交流项目,授权美国太平洋国际公司在美国出版发行。同年,几乎全票推选为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,这还不够吗?
龚文宣:(笑)你掌握得这么周详啊。

 
李 晔:(笑)我才说了部分呢!
龚文宣:请允许我解释一下。首届金融文学奖是两人并列,另一位是牟丕志先生。长篇小说选刊同期发表也是两部,另一人是张奎先生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并不出尖。在中美文化交流项目中,金融题材比较少,占了便宜。同时人家做过中国图书市场调研,不做亏本生意,有些市场价值吧。算我运气好。
 
李 晔:(笑)您所言,更让人看到您个人品德的可贵之处。您的资历、学识、成就、作品影响力,尤其您的真诚厚道,人格魅力,不计名利地为金融作协和金融作家们工作,奉献于文学事业的精神,令人敬仰。 
龚文宣:你给我戴高帽子了(笑)。别人如何评价我不太在意。但我是个比较注重修行的人,性情超然,又懂得感恩;大度又不失人格,相逢一笑不记人过。不管发生多大的事,我总认为天塌不下来。别人对我的好,总是忘不了。你想想吧,从一个灌江边上的基层银行小科员,走到今天,一路上无论是工作还是文学,得到过许多人的搀扶提携和关怀啊,我却无以回报,他们也无需回报。可是他们的人格品德滋养了我的灵与肉,我的品格,我以他们对待我的赤诚与无私的方式,去对待文学事业,对待需要我帮助的人,去无私地提供授教、机会、平台、资助,甚至涎着脸去替人求人,包括我十几年前就开始做的公益。
人的一生,不论生命长短,觉得无愧,觉得对得起良心,觉得天地辽阔时,活得才有意义。
 
李 晔:您这番话道出了我的心里话。我加入中国金融作协并出任理事及常务副秘书长,也是承蒙您的关怀呢。入会以来,得到了您和雪君主席的很多帮助与关怀,总有一种无以为报的感觉。
龚文宣:哈哈,努力工作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!有时间多写点文字,夸夸咱金融作协,夸夸咱雪君主席。今天,我们只谈金融文学。
 
李 晔:请您谈谈金融作协的未来计划,可好。
龚文宣:这个题目出得好。作为一个体制内的金融文学团体,既是金融作家之家、中国金融文联和中国作协工作的执行组织,也是传播金融文化的群团组织,就应有所担当,有计划、按步骤开展工作。
我个人以为当作一个设想吧。除了常规工作外,大概有十项。即:与出版社合作出版发行《当代金融文学精品丛书》一套,此项工作正在实施;多种形式鼓励和支持金融作家冲击茅盾文学奖、鲁迅文学奖这两个国家最高文学奖项;同金融院校或行司共建金融作家作品收藏馆或金融文学馆;以行司培训学校为依托,共建金融文学院;选派骨干作家担任金融院校客座教授;开展百人百优作品扶持活动,每年推出一批高水平的长篇小说和文学剧本,鼓励金融题材影视作品上央视;与台视共建金融文学公益大讲堂;与行司共建金融作家创作基地;利用现有条件,完善金融作家网;每年组织一次采访活动,书写金融事业金融人的精神等。
我说的这些,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,而是许多行业作协已经或正在做的。总之,为了中国金融事业,金融作协和作家们应该有所作为。
 
李 晔:最后请你对金融文学的前景,做个预测。
龚文宣:(笑)算上一卦!可以肯定的是,正像一年四季中的春天,金融文学在中国文学百花园中,必将盎然绽放,多姿多彩,以其独特的魅力,弥漫着醉人的馨香。我有四点理由。
其一,随着金融战略地位的上升,召唤前瞻更多更优势的金融题材作品。当代世界各国有一个共识,就是说要打败一个国家,首先去摧毁他的金融体系,世界的最终战争是金融战争。现在我们国家的金融与国防已被置于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,这会给金融作家们提供极其丰富的文学资源。
其二,世界各国特别是经济金融发达的西方国家,金融题材文学已经是当代主要文学流派,这是世界文学潮流。中国是世界经济体中的重要成员,文学随着潮流而动,金融文学终将成为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管你是否认可,这是规律。
其三,金融系统有一千多万高学历、高智商的员工,既是庞大的读者群,也是作家队伍源源不断的补充,文学艺术人才辈出已成定数。
其四,金融作家的勤奋将催生更多名家名著的产生。固然,同其他行业作协比,我们现在资历尚浅,全国有影响力的作家作品相对较少,这是我们的短板。然而金融作协是个藏龙卧虎之地,仅仅几年就取得了以前难以想象的文学成果。可以预见,金融作家不仅能够夺得茅奖鲁奖,中国也将能够产生如《金融家》《金钱》《金融岛》这样世界性著名,和诸如德莱塞、佐拉、城山三郞这样世界级金融文学作家。
中国金融文学的前景一片光明。
 
李 晔:有一个勤奋务实、甘于奉献的领导团队,有一群热情奔放、博学多闻的金融文学坚守者,中国金融作协的光明前景指日可期。感谢龚副主席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




责任编辑:龚进军
2020.4.29
 

 

龚氏理事会
(责任编辑:gongjinjun)
    
中华龚氏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   
  1.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(Gongjiaren.com、Gongqq.com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 Gongjiaren.com、Gongqq.com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3.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龚氏新闻中心 News.Gongjiaren.com 联系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 
求是论坛 精评妙论
网上民声 龚氏论坛
龚氏宗亲网地方频道   加盟>>
'); })();

友情链接

合作伙伴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化工路垡头桥东南角新京集团(龚氏联合会总会办公室) 
邮政编码:100022 信用代码:91110105327291452H 电子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6050310号-1 工商注册号:110105018469003
信息支持:中华龚氏宗亲联合会 中华龚氏历史文化研究院
技术支持:龚氏全媒体运营中心 北京共工传承文化有限公司
本网法律顾问:XXX
中华龚氏网——讲述龚姓故事、传播龚姓声音、展现龚氏形象的重要平台

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中华龚氏网
新浪微博 腾讯微信
中华龚氏新闻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