龚氏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 | 官方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评妙论 >
中华龚氏网评论:院士的夫人
日期:2021-08-07 17:22:00  来源:中华龚氏网评论   字号: T | T      点击:

观其坐高堂,骑大马,醉醇醴而饮肥鲜者,孰不巍巍乎可畏,赫赫乎可象也,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也哉!

---------------

20多年前,在中国市场经济桥头堡深圳工作了5年的龚楚,不全力以赴去投入商业赚钱,却去考研。

如果老天爷允许我重启一次人生,我会让我的学历停留在二十出头。

第一次考研就过分数线,接着复试也过了。13比1的录取率。

面试完毕,先在北方各大城市转了下,从北京坐车回深圳。

当时买的是卧铺。那一年龚楚的月薪有几千港币。那时1000港币能换1383元人民币。我在40岁以前完全没有投资意识。有个同事是四川农村出身,他在罗湖区草铺村按揭贷款购买了一套房子。他没有女朋友,所以买的不是婚房。房子小,不到四十平方。他个子也小,人显得很老实。他不说话时,我总觉得他在哭,或刚哭完。他不是真的哭过,而是那表情就是给人这种感觉,是一副可怜的样子。公司的保安队长是韶关人,自信爆棚的样子。保安队长笑话他,买了一个鸟笼。我们那时候很多人没有跟银行借钱买房的意识,都想着一次性付款搞定。现在估计这个四川同事已经实现财富自由了。

正文重点来了:

卧铺车有4个席位,我在右上铺。

本来买卧铺是想好好享受一下较为独立的空间,也睡个好觉。没想到上来2个中年妇女,把我的行程弄得特别郁闷。

2个中年妇女是左下铺、右下铺。

剩余的左上铺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年轻女人,长得好,大着肚子。

火车不是高速列车,从北京到深圳一直摇动了十几个小时,也可能是二十来个小时。

2个中年妇女看上去是有点文化的,都留着短发。那时候女人留短发,基本上就是说,她们是现代女性。

我用“左女”来指代左下铺的中年妇女,“右女”指代右下铺的。

我不记得她们2人是始发站上来的,还是中途车站上来的,但自从她们一上来,我的耳朵就不得安生了。她们应该特别喜欢说话,把嘴巴当成自娱自乐的器具。她们的睡眠时间并不长,在我的回忆里,好像她们无时无刻都在说话,跟彼此聊天。

她们聊天的内容什么都有,但是总体上的感觉,没谈什么能引起我兴趣的话题。作为听众,一个被动的听众,听不到有趣的话题,当然痛苦。她们2个人就像2只苍蝇,嗡嗡嗡,嗡嗡嗡,嗡了一天一夜。

我那时候才二十几岁,年轻人,也没有足够的阅历和胆量呵斥她们。

左上铺的东北小孕妇的脾气好,对她们的瞎聊予以默忍。

偶尔2个妇女会跟小孕妇会说上几句。

右女,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好一些,我觉得她个性平衡,为人大度,挺有修养。

左女,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好,我觉得她傲慢、冷漠、过于锋利。

右女问小孕妇3个人生终极问题,你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

小孕妇乖乖回答,我叫什么,从东北哪个地方来,到香港去。

说到香港,左女来了兴趣,不过她马上露出不屑的表情。显然人生经验已经较为丰富的左女一下就判断出来,小孕妇是为了生活而嫁给香港人。

小孕妇这人真不错,她对左女右女的各种评论不予以反驳,只是笑笑地,还把自己带的水果分给大家吃。

右上铺的龚楚接过水果,说,谢谢。然后我脑残地加了一句:哎,我们大陆的美女都被香港男人娶走了!

左女听到我这句话,罕见地抬头瞥了我一眼,鼻孔里应该哼了一声。因为火车运行都是噪音大,母牛打哼也不见得能听见,但我确定左女确实这么地哼了一下。

当时我就有点恼羞成怒了。

本帅哥长得这么唇红齿白、青春无两,你们两个也不好好注意或好好利用下,还嘲讽我的说话?!

那个年代,手机是上不了网络的。没有QQ、没有微信,手机只能接打电话或发信息。基本上,这一路上我就是躺着、躺着、躺着,要么就是出去吃东西。由于下铺被这2个中年妇女霸占着,我连接近小桌子五十公分的机会都没有。所以这趟乘车,有点像坐牢。我还不如买硬卧或干脆硬座,来得更舒坦。

现在想起来,我是不是不幸地跟某些达官贵妇同行了?

也确实是这样,左女嘴巴里蹦出来的话语,证实她老公是深圳一家重要企业的负责人。这家重要企业在北京有总部或分支机构。

左女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。

她说,我让我老公最近去把院士搞一搞。

你要知道,龚楚不管是高中毕业还是博士毕业,他内心深处的价值标准是,院士是最高级别的中国知识分子。

你这婆娘,对人傲慢无礼,完全不顾及同室其他人休息,使劲对着闺蜜吹牛,在我眼里就是低素质。你这种低素质的人找的老公,不一定是低素质,很可能是高素质。但是院士是说搞就搞的吗?

你简直在羞辱全天下的读书人。

就你这种满脸流淌着铜钱势利味道的女人,你能培养出院士老公么?

小帅哥龚楚硬摁着满腔怒火,捱到了罗湖火车站。

下车。

我觉得看见左女就恶心,于是在右上铺静等她们先离开。

我下来收拾行李。我看到左女的一个重要物件,她忘了。

我追出去,把东西给她。

她一声不吭地接过去,用傲慢和冷漠来代替应该有的感谢。

我心想,这种垃圾女人,是什么样的环境和气氛把她给惯成这样的?

最后我想说,科学成就,它如果可以被人为摆弄,院士的称号,如果通过其他手段可以拿到,那么,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。

作者:中华龚氏网评论员龚楚

来源:中华龚氏网

 
 

龚氏全国理事会
(责任编辑:龚氏周刊)
    
中华龚氏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   
  1.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(Gongjiaren.com、Gongqq.com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龚氏宗亲网、龚氏网 Gongjiaren.com、Gongqq.com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3.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龚氏新闻中心 News.Gongjiaren.com 联系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 
求是论坛 精评妙论
网上民声 龚氏论坛
龚氏宗亲网地方频道   加盟>>
'); })();

友情链接

合作伙伴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化工路垡头桥东南角新京集团(中华龚氏网北京办公室) 
邮政编码:100022 信用代码:91110105327291452H 电子邮箱:admin@gongjiaren.com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蜀ICP备14003191号-1 工商注册号:110105018469003
信息支持:中华龚氏网全国理事会
技术支持:龚氏全媒体中心 四川省龚氏网传媒有限公司
本网法律顾问:四川法蜀律师事务所主任龚继承
中华龚氏网——讲述龚姓故事、传播龚姓声音、展现龚氏形象的重要平台

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中华龚氏网
新浪微博 腾讯微信
看龚氏客户端